当书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当书网 > 公子凶猛 > 第五十九章 月下追夫

第五十九章 月下追夫

圆月初升,秋风送爽。

傅小官带着苏墨和春秀出发了,去半山书院。

半山书院位于临江的东面,它不在临江城里,而是在城外五里处的清源山上。

清源山一面可远眺临江城,另一面可俯瞰滚滚长江水,半山书院就在山的另一面的山腰处,绿树成荫,风景秀美,清静宜人。

此刻出城的人很多,往清源山一路皆是马车。或为学子,或为才女,也或者是大户商贾的家人。

就算不是半山诗会这件事,中秋夜登清源山赏月,本也是临江文人墨客门喜欢的风雅之事。

余云棋站在半山书院外的崖边围栏处沉默的看着被夜模糊的江水,心里颇为不宁。

他是半山书院的学子,半山书院的背后是粮商张记,张沛儿前些日子来寻他作一首中秋的词——这本没什么,中秋本就要作词的,但张沛儿为这一词命了题,要在词里插入谷溪和凝露两个字,当然这也难不到临江四大才子之一的余云棋,可是今日白天所发生的事却令他颇为踌躇。

漆氏那酒铺没有开门!

也就是说漆氏轰轰烈烈宣扬的这两种酒,根本就没有面世!

那么这首词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?是否还需要在诗会时候写出来?张沛儿作为张府的小姐此间的主人这种诗会是肯定要来参加的,而且早就应该到了。

但张沛儿至今没有来,非但是张沛儿,张府的人至今也一个没来。

张府,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?

这本不是余云棋所关心的,他就是一学子,和张府并无其他关系,可接下来还有一两个时辰诗会便正式开始——看来还得准备一首词,时间颇紧,今年的诗魁是没希望了。

有些怅然,明年就要毕业参加会试,想来在这半山书院的风动石上,再难书写一笔。

柳景行和唐书喻拧着一个酒瓶拿着三个杯子走了过来,三人端着酒杯喝着酒看着长江水。

“你们说,这次傅小官会不会前来?”柳景行问道。

唐书喻笑道:“我现在倒是不希望他来了。”

“为何?”

唐书喻无奈的一声长叹,“红楼一梦想必二位也是看过的,那厮,妖孽啊!我曾数次扪心自问,那书我是写不出来的。”

余云棋此刻也将张沛儿带来的烦恼甩掉,一声苦笑,说道:“单单是那书里的诗词歌赋,这天下有几人能够做到?此子,是真有大才,幸亏他志不在读书,否则明年会试,若遇上了他,那真真是倒了大霉。”

三人大笑,无论内心是多么的抵触,可自红楼一梦传至临江,临江的所有学子都闭上了嘴。

这东西总不可能是抄的吧!

就算是当朝大儒,如果著出了此书,那也是奉若珍宝,要推行天下为自己扬名的,怎可能给一少年去博那名头。

所以三人自那以后,再相聚时便有意无意的避开了那个名字。

“听说他最近一直在下村……你们说说看,他既然有如此才学,为什么就不去考功名呢?”这是柳景行无论怎么分析都想不通的事情。

寒窗十几年,不就为了去考个功名光宗耀祖吗?

可这厮却是奇怪了,听说他在西山那边捣鼓泥沙,采买矿渣,还叫人做了几个偌大的水车什么的,他是要干啥?

“此人行事非我等能理解,如果非要说个理由,那便是人各有志了。他这样也很好,名声已经有了,还足够的大。傅家可是临江首富,他有的是钱花,所以就去追求自己的喜好,这便是所谓的实现理想吧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